浙江法院构建审判智能化新模式,智能秘书

有AI加盟 事半功倍——浙江法院构建审判智能化新模式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7-16 08:52:55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排序成功90张,缺页10张,非本案卷宗5张。”当全国许多地方的法官助理、书记员还埋头在人工整理卷宗的案牍劳形中时,浙江法院“智能卷宗排序机”已给出反馈提示。电子卷宗已随案同步生成,书记员将一堆纸质卷宗随意放入排序机,它便一页页对照电子卷宗,一页页按序排放,3分钟内完成,折角、重张、缺页、多页等瑕疵“毫厘不差”被纠正。 为进一步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成果构建审判智能化新模式,提高法官办案质效,近年来浙江法院着力推进诉讼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全面开发和支持电子卷宗在案件办理、诉讼服务和司法管理中的深度应用,努力打造智慧法院示范省。在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支持下,浙江确定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玉环市人民法院为试点,积极探索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和深度应用模式,致力于构建一套涵盖自助立案、移动阅卷、电子送达、信息回填、辅助办案、智能庭审、一键归档的智能、便捷、高效的智慧法院办案新模式,让一线法官和诉讼参与人有更多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目前,浙江全省法院已完成法院材料收转及智能卷宗系统、智审系统的部署,通过试点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经验。 电子卷宗自动分类 纸质卷宗智能排序 4月12日,浙江高院历时一年多潜心研发的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体系正式上线并成功运行。浙江高院审判管理处处长姚海涛说,它包含“电子卷宗自动分类”功能和“智能卷宗排序”设备,实现电子卷宗自动高效采集以及基于电子卷宗的纸质卷宗智能排序,根本性确保电子卷宗和纸质卷宗保持严格一致。 据了解,电子卷宗自动分类系统,利用深度学习算法自动识别文件类型并归档,扫描后的卷宗直接自动归目,实现同一目录下的重新排序及不同目录下的重新归类,摆脱常规在卷宗目录文件下分别扫描及人工归目,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电子卷宗生成后,纸质卷宗就交给“它”吧。这是一台国内首创的装备,名叫“智能卷宗排序机”。它3分钟内对一本纸质卷宗进行完整排序,并可检出折角、重张、缺页、多页等瑕疵页,完全排除肉眼观察、手动排序的疏忽。 电子卷宗链接审判系统送达平台和数字法庭 “长期以来,法院信息化建设大多致力于为当事人减负,面对案多人少的矛盾,信息化也要转向为咱们法官减负!”台州中院院长王中毅说,台州两级法院紧紧围绕一线法官的实际需求,积极推动智审系统应用和优化升级,在原有裁判文书辅助生成、类案推送等功能基础上,开发裁判文书编写语音输入法、左看右写、调解书快速生成等多项创新功能。 台州中院老法官童明强要写判决书了,他点开“文书制作”,屏幕右边出现写字框,再点击左边的电子卷宗,“左看右写”,直接引用证据,无须翻阅卷宗,无须重复摘写证据内容。“打字累了,还可以通过这个语音输入写,彻底摆脱了码字烦恼。”他指着语音输入按钮说。 台州法院在试用智审系统的过程中,将电子卷宗链接审判系统、送达平台和数字法庭,推动了电子卷宗深度利用多元化。在电子卷宗随案扫描的基础上,由智审系统对全卷内容进行文字转化、语义分析,自动抽取、智能校验立案必填项、审判系统必填项、司法统计必填项等案件信息,并向审判系统回填各项信息。送达平台系统直接调取电子卷宗,将案件起诉书副本及证据材料、加盖电子签章的程序性文书以PDF图片格式通过微信电子送达的方式发给当事人,或经OCR识别后生成文字格式,以短信方式发送给无微信、无彩信当事人,实时把握受送达人的送达及接受情况,实现送达工作的电子化、集约化、全局化。 同时,将案件基本信息、证据材料等信息直接推送给数字法庭系统,利用智能语音识别技术调取电子卷宗证据,实现庭审电子质证随讲随翻,保障庭审过程高效公开与公正。在刑事协同办案系统中,公安、检察、法院的电子卷宗直接网上流转,简单刑事案件远程开庭,网上实时电子质证,网上高效裁判。 一键转档 办案实现无纸化 电子档案已然自动生成,纸质卷宗是否多此一举?这也成为很多法官在智慧法院办案新模式来临后的困惑。 试点过程中,玉环法院在充分论证电子档案无纸化存在无技术障碍、取消纸质档案有合法性后,率先开展电子卷宗转化电子档案试点,实现电子卷宗“一键转档”,取消程序性文书与部分证据材料纸质材料归档,为解决全省档案库房告急、二次扫描带来的资源浪费等问题提供智慧和方案。 该院从实际出发,分站式部署扫描,在诉讼服务中心、审判业务部门分别部署外包服务人员,开展电子卷宗随案扫描工作。⇨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在案件全卷扫描电子化的前提下,借力“浙江法院材料收发及智能卷宗系统”在系统后台完成档案目录配置及关键词标记,实现了程序性文书100%自动归目,证据材料与卷宗目录识别匹配归目。并利用网上立案、政法数据交换平台等电子渠道,实现电子文件直接入卷,对系统自动生成并签章的程序性文书全面取消纸质材料归档,对案件关键性证据材料实行“必要式”归档。法官完成目录校验后即可一键转化归档,节约司法资源。 “下一步,浙江高院将坚持示范引领、全面推进,统筹抓好全省法院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和深度应用工作。”浙江高院常务副院长朱深远说,一方面推动现代科技与法院工作深度融合,为法官、诉讼参与人和政务部门提供全方位智能服务;另一方面坚持技术保障和管理方式创新,构建浙江智慧法院建设创新服务生态体系,努力让今天的“盆景”变成明天的“风景”。

“排序成功90张,缺页10张,非本案卷宗5张。”当全国许多地方的法官助理、书记员还埋头在人工整理卷宗的案牍劳形中时,浙江法院“智能卷宗排序机”已给出反馈提示。电子卷宗已随案同步生成,书记员将一堆纸质卷宗随意放入排序机,它便一页页对照电子卷宗,一页页按序排放,3分钟内完成,折角、重张、缺页、多页等瑕疵“毫厘不差”被纠正。 为进一步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成果构建审判智能化新模式,提高法官办案质效,近年来浙江法院着力推进诉讼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全面开发和支持电子卷宗在案件办理、诉讼服务和司法管理中的深度应用,努力打造智慧法院示范省。在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支持下,浙江确定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玉环市人民法院为试点,积极探索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和深度应用模式,致力于构建一套涵盖自助立案、移动阅卷、电子送达、信息回填、辅助办案、智能庭审、一键归档的智能、便捷、高效的智慧法院办案新模式,让一线法官和诉讼参与人有更多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目前,浙江全省法院已完成法院材料收转及智能卷宗系统、智审系统的部署,通过试点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经验。 电子卷宗自动分类纸质卷宗智能排序 4月12日,浙江高院历时一年多潜心研发的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体系正式上线并成功运行。浙江高院审判管理处处长姚海涛说,它包含“电子卷宗自动分类”功能和“智能卷宗排序”设备,实现电子卷宗自动高效采集以及基于电子卷宗的纸质卷宗智能排序,根本性确保电子卷宗和纸质卷宗保持严格一致。 据了解,电子卷宗自动分类系统,利用深度学习算法自动识别文件类型并归档,扫描后的卷宗直接自动归目,实现同一目录下的重新排序及不同目录下的重新归类,摆脱常规在卷宗目录文件下分别扫描及人工归目,大大提高工作效率。 电子卷宗生成后,纸质卷宗就交给“它”吧。这是一台国内首创的装备,名叫“智能卷宗排序机”。它3分钟内对一本纸质卷宗进行完整排序,并可检出折角、重张、缺页、多页等瑕疵页,完全排除肉眼观察、手动排序的疏忽。 电子卷宗链接审判系统送达平台和数字法庭 “长期以来,法院信息化建设大多致力于为当事人减负,面对案多人少的矛盾,信息化也要转向为咱们法官减负!”台州中院院长王中毅说,台州两级法院紧紧围绕一线法官的实际需求,积极推动智审系统应用和优化升级,在原有裁判文书辅助生成、类案推送等功能基础上,开发裁判文书编写语音输入法、左看右写、调解书快速生成等多项创新功能。 台州中院老法官童明强要写判决书了,他点开“文书制作”,屏幕右边出现写字框,再点击左边的电子卷宗,“左看右写”,直接引用证据,无须翻阅卷宗,无须重复摘写证据内容。“打字累了,还可以通过这个语音输入写,彻底摆脱了码字烦恼。”他指着语音输入按钮说。 台州法院在试用智审系统的过程中,将电子卷宗链接审判系统、送达平台和数字法庭,推动了电子卷宗深度利用多元化。在电子卷宗随案扫描的基础上,由智审系统对全卷内容进行文字转化、语义分析,自动抽取、智能校验立案必填项、审判系统必填项、司法统计必填项等案件信息,并向审判系统回填各项信息。送达平台系统直接调取电子卷宗,将案件起诉书副本及证据材料、加盖电子签章的程序性文书以PDF图片格式通过微信电子送达的方式发给当事人,或经OCR识别后生成文字格式,以短信方式发送给无微信、无彩信当事人,实时把握受送达人的送达及接受情况,实现送达工作的电子化、集约化、全局化。 同时,将案件基本信息、证据材料等信息直接推送给数字法庭系统,利用智能语音识别技术调取电子卷宗证据,实现庭审电子质证随讲随翻,保障庭审过程高效公开与公正。在刑事协同办案系统中,公安、检察、法院的电子卷宗直接网上流转,简单刑事案件远程开庭,网上实时电子质证,网上高效裁判。 一键转档办案实现无纸化 电子档案已然自动生成,纸质卷宗是否多此一举?这也成为很多法官在智慧法院办案新模式来临后的困惑。 试点过程中,玉环法院在充分论证电子档案无纸化存在无技术障碍、取消纸质档案有合法性后,率先开展电子卷宗转化电子档案试点,实现电子卷宗“一键转档”,取消程序性文书与部分证据材料纸质材料归档,为解决全省档案库房告急、二次扫描带来的资源浪费等问题提供智慧和方案。 该院从实际出发,分站式部署扫描,在诉讼服务中心、审判业务部门分别部署外包服务人员,开展电子卷宗随案扫描工作。 在案件全卷扫描电子化的前提下,借力“浙江法院材料收发及智能卷宗系统”在系统后台完成档案目录配置及关键词标记,实现了程序性文书100%自动归目,证据材料与卷宗目录识别匹配归目。并利用网上立案、政法数据交换平台等电子渠道,实现电子文件直接入卷,对系统自动生成并签章的程序性文书全面取消纸质材料归档,对案件关键性证据材料实行“必要式”归档。法官完成目录校验后即可一键转化归档,节约司法资源。 “下一步,浙江高院将坚持示范引领、全面推进,统筹抓好全省法院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和深度应用工作。”浙江高院常务副院长朱深远说,一方面推动现代科技与法院工作深度融合,为法官、诉讼参与人和政务部门提供全方位智能服务;另一方面坚持技术保障和管理方式创新,构建浙江智慧法院建设创新服务生态体系,努力让今天的“盆景”变成明天的“风景”。

今年3月,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所辖玉环市人民法院、椒江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展智审系统试点应用,并在全市推开。8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发文确定台州两级法院为全国唯一的智审系统应用试点法院。11月下旬,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玉环法院召开全省法院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与深度应用现场推进会,肯定并推广以“玉环模式”为典型的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和深度应用模式。 为法官减负 “其实刚开始我是拒绝的,感觉这些东西华而不实,但在使用过程中被‘圈粉’了。以前我要在大量纸质卷宗里面找材料,现在系统自动分类提取,‘左看右写’一目了然。引入智能语音输入系统后,裁判文书说理部分和合议庭笔录都可以口述生成,相当于给每位法官又配了一名‘智慧秘书’。”玉环法院速裁庭法官孔蒙蒙告诉记者。 2017年,玉环法院在全省率先推进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工作,截至10月底,共生成电子卷宗6913册、81803页,自动生成裁判文书6106份,完成了2017年新立案件和2016年未结案件的扫录工作。 今年前三季度,玉环法院新收各类案件17904件,同比上升23.39%,面对日益繁重的办案压力,玉环法院依托智能审判等系统,向“互联网+”寻求突破。前三季度办结案件17299件,同比上升45.52%,一线法官人均结案455.24件,同比增长49.16%,居全省第二,平均审理天数缩短了22.9天。 玉环法院法官助理陈祺说:“智审可以提取出案件的关键信息,充实到各个模块,程序性文书完全可以自动生成,简单案件裁判文书基本能完成,就算是复杂案件,也可以帮助我们推送关联案件和类似案件,可以达到给每位法官减负的‘特殊功效’。” “庭审过程中还能‘唤醒’电子卷宗中的相关证据,实现电子质证,虽然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依托智能庭审系统完全可以实现。利用语音识别技术,调取电子卷宗中的证据,简单刑事案件的庭审时间平均缩短了20%至30%。今年8月到10月,我院民事案件网络在线调解平台受理案件62件,调解成功57件,成功率超过了90%。”玉环法院立案庭庭长陈绍青介绍。 在推行智审系统之前,椒江法院做了许多铺垫的工作。该院自2012年实现所有卷宗随结随归后,就开始全面推进档案卷宗信息化建设,先后实现了卷宗电子化、借阅自助化、盘点智能化、审阅无纸化等目标。目前椒江法院已对2016年以来的全部民、商、行政案件实现卷宗同步电子化。在此基础上,椒江法院鼓励法官积极使用智审系统。截至目前,该系统登录4316人次,操作案件1903个,生成文书2358篇,极大地减轻了法官负担,提高了办案效率。 “对当庭撤诉、调解的案件,我都使用智审系统,当庭制作、当庭送达裁判文书,一般十几分钟就搞定。电子卷宗的智能分析一键自动生成,文书首部的当事人信息,尾部的审判人员信息等固定格式内容自然显示,减少了手动输入的错误率。”椒江法院民三庭法官何利春深有体会。 据台州中院审判管理处处长曹敏兵介绍,在中院开发的智审系统中,有一个“左看右写”新模式,法官在制作裁判文书过程中无需翻阅卷宗,即可直接引用证据。 “写二审判决书方便多了,运用‘左看右写’,再也不用不停的切换页面复制粘贴,同一页面即可操作完成,说理部分还能借鉴说理库中的优秀说理,非常的便捷。”台州中院民三庭法官管英芝告诉记者。 让群众省心 11月21日,刚刚在玉环法院开完庭的李女士,回忆起自己从立案到开庭的过程,“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更加方便了。我是用手机上的智慧法院APP立案的,步骤很简单,立案之后的各种通知、传票都是用微信发给我的,不用再一趟趟的跑法院了。”李女士所说的微信接收材料,是玉环法院依托电子卷宗应用系统辅助电子送达的有效尝试。 今年2月,玉环法院被指定为全国法院统一新型电子送达工作试点法院,探索支付宝、新浪微博、邮箱等新型电子送达方式,拓宽找人渠道。电子卷宗应用系统上线后,该院将新型送达平台与之链接,送达系统直接调取起诉状及证据材料副本、加盖电子签章的程序性文书等电子卷宗,或自动生成文字格式,发送给当事人,当事人足不出户便可接收各类材料。 “今年初我院成立了送达中心,由4名正式干警、2名邮政固定送达人员、10名司法雇员在内共16人组成。建立起了电话送达前置,邮寄、网络公告等传统送达为常态,短信、微信、支付宝等电子送达为拓展的立体送达机制,依托送达地址信息库的组建,民商事案件送达成功率大幅提升。”玉环法院送达中心主任丁宗勉说。 据了解,台州中院、玉环法院已在诉讼服务中心配备智能导诉机器人、政务服务自助终端机、智能云柜等智能服务设备,为当事人提供及时准确的法律引导和咨询,帮助他们与律师、法官实时视频交流。法院微信公众号设置“台法诉宝”、“玉法讼宝”,实现掌上法律咨询及诉讼引导,真正实现线上线下智慧服务。此外,依托浙江智慧法院手机APP的网上阅卷功能,实现多端口、多途径的重复利用,当事人、法官通过手机即可查阅在审案卷,查看归档卷宗,随时随地实现移动办案,真正让信息多跑路,让人民群众少跑腿。 解“流转”之难 诉讼程序如同加工产品的生产线,由不同的关节点组成。一个普通的民事纠纷,往往需要经过立案、审理、宣判、生效、执行立案、执行等阶段,才能得到解决,需要鉴定、保全的,更是繁琐。必不可少的流程节点,在规范办案的同时,也为法院增加了大量的事务性工作和差错风险。 为解决这个问题,玉环法院大胆提出立案信息和结案信息自动回填的设想,通过打通电子卷宗深度应用与审判信息管理两个系统的接口,从电子卷宗材料中智能提取出案件的关键信息,自动回填到审判信息管理系统。目前,这个功能已经测试成功,立案窗口和办案人员的信息录入工作量将大大减少。 电子卷宗与电子档案的重复扫描问题,是当前全国电子卷宗随案生成工作的最大掣肘。玉环法院迎难而上,积极探索电子档案管理改革,研究电子卷宗与电子档案转换技术,实现电子卷宗扫描文件自动归类、自动排序、形成电子目录,比对核实后自动加盖电子页码,转化为电子档案,有效避免案件归档后的二次扫描,真正节约司法资源。 据台州中院审判管理处副处长、高级工程师何继勇介绍,目前,台州法院的主要做法是,对当事人提交的纸质证据材料由诉讼服务中心窗口统一登记,高速批量扫描采集。每一份证据材料分配一个代表其唯一身份的ID,建立纸质卷宗与电子卷宗的身份关联。电子卷宗自动生成、卷宗目录智能分类。同步生成的电子卷宗统一存储在台州法院智能审判系统服务器,全市两级法院可以实现多端口、多途径的重复利用。 “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和深度应用是智慧法院建设的核心内容之一,是三大机制建设的基础支撑,对于进一步提升诉讼服务水平、深化司法公开、提高办案效率、破解“案多人少”难题都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因此,逐步以电子卷宗代替纸质卷宗正是改革的方向”。台州中院院长王中毅信心满满。

(孙兵) 近日,“2019全国政法智能化建设创新案例征集活动”揭晓了评选结果,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智能辅助全流程网上办案”入选“智慧法院”十大创新案例。 2018年以来,吉林高院大力推进智慧法院建设,提出“抓应用、填空白、补短板、深融合”,确定以“全面实现智能辅助全流程网上办案”为核心,着力打造新一代智能法院。智能辅助全流程网上办案以电子卷宗随案生成和深度应用工作为基础,有效整合电子法院、微法院等诉讼渠道,全面覆盖收案、立案、分案、庭前准备、庭审、合议、审委会、裁判、结案、归档等10个审判流程阶段,为当事人、立案法官、承办法官、书记员、法官助理、档案管理人员等6类人员提供智能辅助,并配套完善了各项规章制度,实现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助力司法改革,减少了各审判环节法官对纸质卷宗的依赖,有效提高办案质效。 电子卷宗深度应用降低纸质卷宗依赖 2018年,吉林高院全面完成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及深度应用建设工作,强化电子卷宗在案情研判、庭审、送达等各业务场景的应用支撑,将立案、办案、结案、归档材料集中扫描,随时随案同步生成电子卷宗,构建了覆盖案件办理全流程的网上审判体系。当事人通过电子法院提交电子材料,案件办理过程中生成的证据及其他诉讼材料第一时间同步生成到电子卷宗,同时利用知识图谱实现电子卷宗分类文件的自动归目;引入OCR识别技术,完成对电子卷宗内容信息的提取、转化和复用,实现了全案管理信息的自动回填,减轻立案、审判及辅助人员人工录入工作量;在案件审理环节,根据从卷宗中提取的案件要素,自动向法官推送关联法条、同类已生效文书,通过文书智能编写系统、智能阅卷系统等功能辅助撰写裁判文书,自动生成案件裁判文书初稿,并通过智能校对系统,辅助生成可公开文书,提升法官编写裁判文书的效率和质量;借助电子卷宗智能巡查系统,实时监控各个诉讼环节,自动检查电子卷宗的生成及时性、材料完整性、归目准确性等。 2018年,吉林全省法院新收、未结案件的全部卷宗电子化,实现了上下级法院间案件流转线上送卷、收卷,利用电子卷宗进行的案情要素提取、案件信息回填、文书自动生成,电子卷宗随案生成和深度应用实现了高效辅助、全程留痕、动态监督,法官办案效率提升50%以上。其中,吉林市两级法院2019年前5个月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11514卷,覆盖率99.07%,智能辅助生成各类文书10729件,覆盖率为100%。 智能办案辅助中心助推审判和行政工作分离 吉林高院智能办案辅助中心涵盖材料收转和集中送达两部分工作内容。 材料收转以应用系统和材料收转柜为核心,将电子卷宗扫描、编目、卷宗装订、卷宗归档、档案移送、档案借阅等事务功能,全部纳入集约化、智能化、一站式的诉讼材料收转模式。 立案法官审查线上、线下立案材料,认为可以立案后,线下立案的立案庭扫描起诉状,线上、线下均通过起诉状识别,自动回填立案信息完成立案,立案当天,将线下立案收取的全部材料移送智能办案辅助中心,完成扫描;办案过程中当事人提交的全部材料由智能办案辅助中心统一收取,并区分原件和复印件;在法官办案需要纸质材料时,按照纸质材料借阅流程,完成纸质材料在智能办案辅助中心与业务庭间的流转。案件结案后需要对卷宗材料进行打印及排序整理,业务庭书记员使用电子卷宗制作预入库电子档案,智能办案辅助中心工作人员打印直接入库的系统内生成的电子材料,并按照预入库电子档案整理案件纸质材料,送打字室装订;卷宗归档时可直接将智能办案辅助中心装订好的纸质档案送档案室归档。档案室收卷归档后,系统会在当天晚上,自动将电子卷宗中的预入库电子档案转为正式入库电子档案,并通过智能办案辅助中心窗口,为当事人提供电子档案借阅、打印、刻录光盘等服务。 集中送达则通过成立专项送达小组,更好的统筹安排送达工作,送达小组使用智能送达平台进行集中送达、邮寄送达、电子送达,将开庭前文书送至当事人手中,极大提高了送达效率,70%以上案件均采用电子送达,有效地提升了送达准确性与及时性。 以珲春法院为例,智能辅助办案中心在实际运用中,纸质材料不再随案流转,司法事务性工作全部交由“无纸化办案聚能中心”集中完成。中心设材料收转区、材料扫描区等十大分区,以智能文件流转柜、智能文件存储柜为依托,配备扫描员、组卷员、订卷员等工作人员,形成一站式流水化作业,真正将司法事务性工作从审判工作中剥离出来,珲春法院11名工作人员承担起全院扫描、订卷、评查等工作,经验丰富的聘任制文员则担负起法官助理的部分职责,员额法官更加专注于庭审和裁判的关键性环节,事务性工作减少60%,审判质量和效率得到双重提升。 智慧升级提供庭审环节智力支撑 为全面加强庭审环节的智力支撑,吉林高院在原有科技法庭的基础上,将网上智能阅卷、语音识别、随讲随翻、电子质证、电子签名等庭审所需的业务进行整合,通过系统自动生成的庭审提纲,帮助法官快速识别案件信息,同时支持电子证据、实体证据的一体化展示,在庭审环节更加聚焦于争议要素的对抗性,有效引导双方当事人进行充分的举证、质证,并在庭审环节采用电子签名,当事人直接在电子笔录上进行电子签名确认,而后笔录直接归入案件电子卷宗,整个流程全部使用电子卷宗,无需打印与扫描,有效规范了庭审活动,提高了庭审效率。 延边中院作为吉林省8家示范法院之一,使用智能庭审法庭开庭3631次,当事人使用方言的情况下语音识别正确率超过95%,庭审时长平均缩短30%,复杂案件缩短50%,庭审记录完整度100%。 吉林高院结合案件合议法官专业会议的实际需求,建设了智能合议室和智能法官会议室,通过融合现代电子设备通信技术对案件信息进行共享,真实、客观地反映法官办案动态过程。省法院使用智能合议室共74次,语音录入识别率超98%,合议时长平均缩短20%,合议记录完整率100%,为落实司法责任制、统一裁判标准、提高审判质效、完善审判管理提供了有力支撑。